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憶中師“語文課”
來源:新華日報 | 汪 政  2021年07月09日06:54

最近,一位老師找我做個語文教學的訪談,因為他知道我教過中學,又在中等師範教了近二十年的書,所以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中學、中師、大學,在語文教育上有什麼不同。我想,大學不大好比,大學裏學語文有兩種,一種是通識性的,叫大學語文;第二是專門性的,不過不叫語文,叫漢語言文學,也就是中文。但中師與中學是同一個層次,都叫語文,還是有不少可以比較的地方的。

也許是因為我做中等師範語文教育的時間長一點,對這一塊的語文教育很有感情。中國的現代師範教育有自己的傳統,為中國教育培養了大批的人才,這些人才不僅支撐起了中國的基礎教育,而且對中國的現代化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有許多的經驗值得總結。這不是套話,是歷史,也是現實。前些時的熱播劇《覺醒年代》,重要角色裏面,中等師範畢業的人就很多。去看看每所師範學校的校史,都會發現,師範生的政治熱情很高,而且有社會活動能力,這與大多師範生的平民出身與師範教育有密切的關係。

我還沒有認真思考過,存在不存在師範語文教育的傳統?如果有,這個傳統又是什麼?但在我看來,師範的語文教育確實有些特點的,比如,在所有的學科教育中,特別重視語文。因為師範是培養老師的,不管你以後從事哪個學科的教學,都離不開語文。在師範,語文既是一門學科,又是所有學科的工具。到了要畢業的第三年,師範生都要上一門實習課,每個學科都要説課,寫教案,試講等等,離了語文怎麼行?正因為把語文看得特別重,所以為語文教學設計的教學任務也特別多,語文素養的分解也特別細緻。比如我們常説的“三字一話”,這大概是其他教育類型不太強調的。以前,不管走到哪兒,字寫得好的,普通話説得好的,大都是中師畢業。在普通話沒有普及的年代,只有中師開設了以講好普通話為教學目標的語音課。圍繞這門課,中師的方言調查,漢語拼音教學,普通話正音,以及各體材料朗讀和演講、語言藝術表演等教學活動開展得十分認真。“三字”就是毛筆字、鋼筆字和粉筆字的書寫。除了有專門的書法課,學生每天都要練字。到了一所學校,如果看到教室走廊上放着一排排寫滿粉筆字的小黑板,不用問,這肯定是師範學校。

其他如口頭與書面表達的任務和教學活動也特別豐富。我所在的江蘇省如皋師範學校,每一節語文課的開始就是誦讀古詩詞和三五分鐘的説話,後者的訓練我們稱為“口頭作文”,老師給一個題目,讓學生稍作準備後當堂即興表達。學生要理解題目,要確定思路、組織材料,或敍事,或議論,或説明,講得有頭有尾,不容易。別看就那麼三五分鐘,學校相當重視,它是畢業時基本功檢測的項目之一。三年下來,學生真的不用再為口頭表達發愁了,進校時,站起來發個言都滿臉通紅,結結巴巴,畢業時課堂上一站,眉飛色舞,滔滔不絕。學生自信,老師也高興。

寫作教學也是師範語文的重頭戲。因為畢業後要做老師,教學生作文,自己要首先會作文,也就是我們常説的“下水作文”。所以,師範對寫作抓得就緊,這方面的改革和教學舉措也很多。師範學校的語文分許多門,語基(語言基礎知識)是一門,這一門中的語音還單獨列出,書法是一門,小學語文教學是一門,文選與寫作是一門,有的學校文選與寫作還分開來,我剛到師範學校教書時,上的就是寫作課,教兩個班的作文。師範的寫作教學相對系統、規範,不但訓練學生寫作文,還教他們寫作方面的知識,教他們如何修改作文和批改作文。作文量也大,有大作文,小作文,有日記,週記,還有各種文學社團。如皋師範學校老師的教科研熱情高,水平高,當時在全國是很有名的,這對學生的影響很大。學生跟着寫文章,發表也多,後來,我們意識到這不僅是興趣問題,還是一個人公共寫作的意識問題,也關係到學生就業後的教科研。認識到這一點後,我們就有目的有計劃地引導學生,從公共寫作的目的、倫理教育講起,進而訓練學生的公共寫作能力和教育科研方法,並提出一定的目標。到學校承擔大專培養任務時,我們就提出每個學生在校都要發表作品,畢業時將學生髮表的作品彙集成冊。現在學生談到這一點還覺得受益很多。重要的不是發了幾篇文章,而是如何面對社會發言,又如何對待公眾言論,如何做一個科研型的教師。那時,還沒想到今天的網絡,沒想到自媒體,如何在洶洶的網絡中保持理性是多麼重要,而要在教育教學中成一家之言更是事關老師個人的發展與教育的整體水平。現在想來,我們當時的做法真的有先見之明。

最為重要的是,師範的語文尤其重視人文素養,立德樹人被放在十分突出的位置。因為培養出去的人才是要為人師的,學高才能為師,身正方可為範,學生的語文品質是師範語文教育核心中的核心,而且,這一核心也是具體的可分解可操作的,會從社會觀、教育觀、兒童觀、語文觀等方面對學生進行教育和培養。所以,我們可以發現,從師範出去的人特別關心社會,熱心社會事業,同時具有親和力、動員力和行動力,藉助語文能力如演講、説服、協調、溝通與寫作發揮作用的特點非常顯著。

中等師範這些語文教育的經驗與做法非常值得我們思考、總結,繼承發揚。